心是一棵树

每年到这个时候我都在犹豫要不要给你发一条信息,设想了一千个理由觉得说一句生日快乐又没有什么,又同时出现一千个理由跟我说你以什么样的立场去说这句话。两年没有联系,我们好像是熟悉的,又好像是陌生的。有些时刻我也会想起和你一起的事情,是些琐碎的小事,不是那么清晰,风吹过袖子不留痕迹的那种,然后,生活又继续着。有次我看到微博上评论很多的一张图:闷热的夏日午后,堆满书本的高中教室里,坐在后座的一个男生给前座睡着的女生扇风。是不是人十几岁时的表达方式都一样?那时候也是那样的夏天,阳光充足,太亮,照的人眼前一阵一阵发黑。在一楼阅览室,拿了本书我就趴在桌子上睡觉,也不知道睡了具体多长时间。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,我看到你坐在我对面,拿着本薄薄的杂志给我一下一下的扇着,我问你一直在给我扇吗?你手足无措地笑了下说你想太多了,我们都心照不宣。时间一路后来到了大学,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容易产生太多负面情绪,我会敏感,胆小,不自信,抱有过分执拗的理想主义,而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。在久远过去经历压力和负面情绪的时光里,我也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我负能量的一面,觉得不好的情绪就应该自己消化而不应该转移到身边的人身上。但我不知道的事情是,你的情绪不会因为你放在心里就消失,最终还是会影响到离你很近的那个人。最后,各种话语各种情绪搅拌在一起,氧化,生锈,掉落,消失在尘埃里。在这场和时间的赛跑里,我始终生活在一个以主观推测客观的世界里,失去了很多。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,当时的自己,真的是就是一无所知。不明白怎么去和一个人相处,也不明白怎么去照顾两个人的情绪,都是在闭着眼睛去趟过青春这条河流。我们的世界是客观的,也是主观的。客观到让你感到真实、渺小、无助,主观到你一闭眼世界便不存在。我的敏感,不自信,我百无一用的矜持,无数次模棱两可的犹豫,最后也终于只和你说过两次生日快乐,一次是十八岁,最后一次是二十岁,都是很美很美的年纪,你也值得这样好的时光,不管记忆有多遥远,到现在我也还是能记得,你当时的纯粹和认真,无以复加。生日快乐。

评论